异想天开

What's the true meaning of light, Could you tell me why

致毕业季

日期:2013-06-09 10:59:35
  
最后更新日期:2013-09-15 16:21:06
毕业季,于我而言,读书时代将告一个段落。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人真的会随着自己的成长慢慢改变一些看法。清晰的记得,大一时,我下定决心不考研。因为我觉得考研无非也还是读书,读书的话,你只要有读书的心,是不会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的。但现在我发现,不同的经历给人感受确实不一样,假设我在MIT或卡耐基梅隆读书,那么接触到的事肯定很不一样,我又在意淫了。那里的学生的确给人的感觉不一样,那种眼神,那种表情,完全不像我们国内大学的呆若木鸡(注:呆若木鸡不是贬义)。
翻看之前的日志,时间在慢慢倒流。发现博客的一个好处,那就是作为个体的存在性的证明,如果你不将你的生活点滴保存一些,那么将来也许真只有皑皑白发了。故闲时写写博客也挺好,不在乎笔意,不在乎意境,写点生活小琐事即可,将来可以作一番回味。现在读来,曾经的日志有慷慨激昂,有触景生情,有牢骚,有矫情,不失一番滋味。

大学,的确有很多事没做,也很多雄心壮志没有实现。这点由于人的精力和智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做很多事,所以凡事选取重点即可,人的一生不也是这样么。

大一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张嘎这小子。那个时候觉得这小子非常不一样,对一件东西很痴迷,更重要的一点,他可以将这种痴迷传染给其他人,所以每次和他聊天时,总不感觉沉闷。而且我发现,其实一个人的专注与痴迷,是可以感染人的,因为大家都喜欢聊有意思的话题,毕竟现实生活要显得沉闷一些。其实说咱们相似,也真没有很多相似的,这小子是游戏达人兼游戏狂人,而我是游戏小白一个,也许这就是知趣相投。阿甘正传,也是张嘎推荐看的,这小子在看电影这方面比我有先进性。大一时,咱们一起自学编程,在人家还没敲过一个hello world的情况下,我们通宵去网吧编写贪吃蛇的游戏;自己还没电脑的情况下,一起去十教的公共机房编写代码。每次自以为学到一点点的编程技巧,就在对方面前夸大其词的炫耀。

有一次晚上9点半我和张嘎从南校信息楼回来时,经过北校报刊亭时,两个男生要求和我们共伞,我们边走边聊,得知他们也是计算机学院的,理所当然我们结识了,而其中一个男生就是杨波。后来杨波说到这件事时,他们当时认为遇到高手,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说到ACM,其实我们也不过两个小菜而已。ACM,我们也真是在酱油而已。有次学校比赛,我们两一个题都没A,原因是我们不明白ACM那种奇特的输出方式,所以即使在我们自己验证时通过,一提交就wrong answer或presention wrong。那次校赛,有两个得了优胜奖的人后来成为了我们的朋友,阳仔和胖子。当然,那次校赛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地方-一道蛇形数组的题,去年武汉笔试时也遇到了一道蛇形数组的题,感觉好亲切的,不过,我用了一种巧妙的方法解决了,比大一时解法高明多了。

大二的时候,我们挺激昂的,成立一个名为dream of programming的小组,顾名思义,我就不解释了。成员就是上诉介绍了,还有一个丁林杰。虽然并没有做出什么成果,不过那时候一起讨论数据结构还是印象深刻的。有过一段拼命看书自习的时期,因为感觉自己不够。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和杨波笑称过,如果以后有钱了,要买一栋楼送给外国语学院,因为隔宿舍近的原因,所以经常在外国语314那间考研教室自习。那个时候,还知道一个人的故事,那就是雷军,知道他在武汉大学,用了两年的时间自学了大学四年的课程。显而易见,其实,我们在学他,在模仿他。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去武汉大学时仅仅在那里就呆了一个下午就感觉一种特别深的情愫,因为之前那里存在过一个我崇拜的前辈,且不说武大深深吸引我的人文气息。杨波,绝对算是自习达人,他那时几乎每天自习8个小时以上,特别生猛的一个人。真是无巧不成书,他居然和我同一天生日,更离奇的是,我们寝室一个也是和我同一天生日,都是天蝎座的,我是不信那些星座的,不过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也喜欢看看。

我是那种好奇心很浓重的人,热衷新奇的事物。高中时期,我曾一个人偷偷跑到美术生的画廊看他们画画,那时,我自己也买了一套作画工具,画静物画,只有一个朋友口头指导我几下。所以当我看到阳仔的水墨画时,立马我觉得这个好,很有才。为什么,你不用好奇心去发掘自然的美,去发掘你大脑所赋予的天赋。是不是觉得很像书上说的大道理一样,确实我也是这么做的。

大二下的时候,我看了一本书名很吸引人的书,《自己动手写操作系统》。也正是这本书的缘故导致我大三基本就在捣鼓一个系统,也正因为想弄懂这本的书的缘故,特别发狠的自习看书,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完全对操作系统没有概念,因为操作系统是大三才学的。也这点我认识了陈老师,那个时候胆子确实大得惊人,我才学会写几个小程序,居然就想探究操作系统的原理。也许是那本《自己动手写操作系统》书给我带来的假象,我以为只要弄懂那本300页左右的书就可以了。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那些汇编,那些微机原理的知识,完全就是天书一般,看得人越来越不知所以,所以曾经放弃过一段时间。也是在网上和人交流的时候,认识了几个网友,这帮人,后来清一色的保研了,不是中科院,就是浙江大学,这就是在一所被人认可的大学读书的好处。

当你在认真去做一件事,路自然就开阔了。当你在认真做一件事,仿佛脑中会涌现一股泉水,刺激着你继续去做。那个时候在508实验室,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因为很多时候,如果少了其中一环,那么结局就不一样的。所以,感谢生命中那些因缘际会,感谢我们相遇,而不是擦肩而过。有时候,回过头一想,居然很多事都能串起来而成一条链子,而这链子最美好的莫过于环环都有你的踪影,比任何奥斯卡获奖的电影都能动你心弦。

大学期间,喜欢一个叫ZM的女孩。第一次看见她,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来,有一些接触,发现她人真好。圆脸,微胖,做事大方得体,和《红楼梦》中宝钗一样的气质。当时,我以为我很幸运,被幸运女神眷顾的感觉是让人心花怒放。当然,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结局。可悲连原因,我都不知道。这件事,让我很挫伤,有了晚上失眠的习惯。到现在,我一直尝试去遗忘,不去想这件事。我知道,现在不是我生命中最好状态的我。那时,和她打电话时,居然感觉脸很烫,明明当时她已经答应我的,应该算是光明正大。虽然平时自认为胆大,当它出现裂痕时,我却很胆小去挽回它。也许顾虑太多了,一则作为学生,没有什么能够提供给她,二则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成了这样。借用前一阵子有一句很流行的话,用以自嘲“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一转身将是永远,还是祝福她找到心目中的男神。

为什么你所认为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你不一样?我想给出我的回答,这个回答是出自我自身的经历。首先这里的别人绝对不是你很好的朋友,因为你很好的朋友会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你,理解你。造成这样一方面是缺乏沟通,另一方面是一方自以为是,不愿意去了解别人或被了解。这里暂不谈论这个。

大学中有一批仙武门的兄弟很让人骄傲。那时刚进大一,因为高中时上体育课五步拳打得好,校庆时被“选上”去表演,所以就像武侠小说写的一样以为自己骨骼精奇,练武之才,当时就抱个练好拳脚功夫的念头进了仙武门。而四年下来,大家都非常重视彼此的感情,都非常希望身边的人好,在仙武门已经留下一股难以名状的情怀。我相信,仙武门的人,在社会一定会发挥出光辉来,因为周易上说,地下的动是雷(震卦),地表动的水(坎卦),地上面动的为山(艮卦),而仙字,人从山,意为一群有志的人在地上动,能不产生效应么。

<-----------分割线------------------------------>

7月1号,明天该回家了。至此,大学生涯正式结束。大学最后两个星期,我又重新认识了我自己一番。我曾经对自己说过,不论如何,下半年将是我崭新的开始。一方面我开始步入职业生涯,另一方面我重新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划。毕业之时,也该说说点离别的东东。正如华科大的根叔所说,我们即将告别没有空调的寝室,告别廉价的学校食堂,告别曾在此飞洒的青春和拼搏时留下的汗水。

好吧,重新去构建以后的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