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天开

What's the true meaning of light, Could you tell me why

规划生活

日期:2014-03-07 23:38:25
  
最后更新日期:2015-06-26 10:13:10
至始至终,我的生活还算规律。当然,我不会让我的生活理性地刻板,有时,我会追求本心去认真做一件事。我觉得,惬意的人生就是一种理性与非理性的平衡,这种非理性不仅是感性,因为感性还是褒义,而这种非理性的也可以是个人小癖好,无所争议是褒义的对立面。这两天,头很沉,这种感觉很不爽,因为我太喜欢头脑冷静,反应敏捷的感觉。昨天午饭后,同事说我,可能是用脑过度。一个可以表明用脑过度证据是,记不起从什么时候起,枯瘦的头发总夹杂着几根白头发。年少时,在我们那个人性单纯的村子里,老人和婶子都说,少年白头,老来不愁。在这样善意的谎话下,虽然经历了所谓的科学知识的武装,但我真愿笃信人性中的闪光点,所以也不去思索为什么。到今天,似乎恍然大悟,这根本也不是什么缺少什么(很主观地说),最大罪魁祸首是我有点残暴的对待自己的大脑,在它想休息的时候,我却还强塞些东西给它,美其名,多多益善。放言之,我就是个暴君,如果我的头脑,不能神采飞扬,身体不能精力充沛,那么,我会认为没有服从中央的管理。
如果我前面有一面镜子的话,我想我看到的是一个形体瘦弱的,黑眼圈,头发的枯黄的少年,而不是心中的那个自己。高大与伟岸,总是常人脑海中的自己。每个人都与心中理想中那个自己存在偏差。突然觉得,即使那样,难道你还要欺骗自己么,为何不承认目前的自己。即使我老至需要一根拐杖来蹒跚前行的时候,我仍然会无愧于心。平心静气的接纳自己,接纳周遭。即使以后经历漫长黑夜,我也将紧握那盏支撑我到黎明的明灯。来深圳时候,遇到一个高中的校友,大我几届。他眼中,我刚涉世,带有正常的略显兴奋,以后也不过会被时间慢慢磨砺掉的。当时我内心响起了一个反驳的声音,学长说的也诚恳,我还是没有说出口。也许每个人的价值观是很难去改变的,因为你改变不了他的经历,而他的经历的是他的价值观所折现出来的。再说,也没有必要去改变,连自己都改变不了的人,谈何去影响他人呢。这也是算是第一次与涉世的思想交锋。有时候,看着人,慢慢被时间消灭掉的天性,我真有种悲天怜人的感觉。 说了这么多,还没切入正题,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且看我怎么点题,其实这篇文章与生活无关,与规划无关。


-------------------------------------------分割线---------------------------------------------------------------------------
哈哈,还是不要忘记初衷。生活无谓照顾好自己,不让身边关心的人担心。经常静下心想想,当大脑想要放松的时候,那就放松是的,不必为这种心态而那个,因为它不要像你写的服务端程序一样,7*24小时运行,想宕机就宕机吧。趁年轻多折腾些,没关系,偶尔有点意识扩大你的生活半径。看到漂亮的和不错的妞,觉得有机会就直接真诚去追就是,被拒绝了无妨,就当是为你的真爱一次演习机会,呵呵,人生也许需要自己给自己彩排。现在突然想到一点了,我心态还好,从没有想那种人比,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有趣,比你聪明。在大数据的时代,想要找到一个这样的人来打击的自己,易如反掌。将这几个关键词放到google和度娘里面点一下鼠标,保准会出现那么一圈这样的完人。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不论客观环境怎么样,依然会出现那么几个逆流的人,不是么,古时候,在规定必须写禁锢思想的八股文取士的明朝,不是依然出现像唐伯虎之类的才子,不是照样有连中三元的人。要知道60亿人中,是会有各种奇葩的,最后,一句话结尾,“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写之前头昏脑胀此刻似乎已经消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