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天开

What's the true meaning of light, Could you tell me why

大四 开学

日期:2012-09-07 00:00:00
  
最后更新日期:2013-09-15 16:21:48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间溜走,处于充实状态,我从不抱怨时间。我是一个近乎冷漠的人,不喜欢回忆过往。有时很傻很天真地认为理所当然都会好,需要的就是不断的努力。 虽然我们开学有一周了,但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期。看着新生,感受人来车往,我很自然地回想了我作为新生入校的那一刹那:一种脱离鸟笼的喜悦,很自信地拍拍胸脯对妈妈说不要当心,骄傲地背起书包,上了大巴。今天的场面何其的相似,新生脸上洋溢着笑容,与父母的沉默寡言形成很鲜明的对比。作为子女也总有一天会理解父母为何“临行密密缝”。
哎,这学期没有当成助班,也许考虑到大四比较忙碌,实习或工作。毕业也许以后时间真的没有这么多了,有像在学校一样廉价,可以用来玩游戏,用来打篮球,用来编程,或者泡妞。暑假的之前,得知一个今年毕业的仙武门兄弟暑假去西藏。莫非最近,内陆也流行“间隔年”的。其实,我有一种冲动。但很多时候,顾虑较多,所以很多大胆的想法都停留在脑海中憧憬的阶段。比如有个朋友叫我去黑麋峰,开始我觉得挺好,但现在看来,没找好我满意工作之前我是没有放开的心情去游玩。其实,我一直向往那种背包客的生活,当然,仅限于自己还是孑然一身的时候,没有很多顾虑,诚然我也是孑然一身。哎,那天开完某某党表杨先进大会,之后跟洋仔一路聊回北校。这次程序员之间,破天荒聊起了女人,起因是某某女生,当然那个女生是我喜欢的一个女生,不然,我没有兴趣。不过,我有意回避一些东西,因为有种说不明道不白的感觉,一种不愿触及的感觉。快到外国院时,洋仔说我们进去“泡妞”吧,于是,我们一起走进那间伴随我们大二,大三的314自习教室。大二那时,大家都争先地赶到314教室自习,讨论数据结构,讨论计算机相关话题。故地重来,时间真快。与那时不同的是,我们都有一颗自信的心了,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菜鸟了。哦,突然我想起了走进来之前我说的一句话,我说我们很像,都是那种内心风骚的男人,洋仔微笑同意。那天聊了很多,涉及未来啊工作啊,应该说事业。其实,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喜欢纯净的东西,我不喜欢夹杂一些世俗观念,如友情爱情等。
昨晚,用电脑看linus自传,《just for fun》。我对linus最深的印象是那句注释,“READ THE FUCK CODE”,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这本书也读的相当轻松,仿佛linus本人在用幽默诙谐的口吻在跟你聊,聊他的价值观以及少量涉及操作系统的理念。哇,Programmer就应该这样。当然,芬兰的教育理念也给我很深的印象,芬兰人教育宽松,linus就在大学读了8年,其本人说学生可以在大学呆很久,于是他呆了8年,呆了这么久也多少吸取一些营养。芬兰国民素质高,乐于接受新技术,芬兰也容易推广新技术。初中时,还听老师说过芬兰国家是不搞什么各类竞赛的。
开学,一个崭新的开始。